星声星语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星声星语 >

哈士奇被强行拖走殴打并遗弃 检方以盗窃罪起诉!成都男子或成“

发布日期:2021-09-09 09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哈士奇被强行拖走殴打并遗弃 检方以盗窃罪起诉!成都男子或成“第一人”

  2020年4月,成都一小区内,一只受重伤的哈士奇被一名男子扔进电梯送到一楼。这只哈名叫“吉祥”,是市民渊先生饲养的宠物。虐打哈士奇的男子朱某趁渊先生不注意,强行拖走了“吉祥”,带回家殴打,并遗弃在电梯里。从带走哈士奇到殴打、遗弃,整个过程不到2个小时,渊先生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起诉朱某。

  朱某被检方以盗窃罪提起公诉,该案或成首例虐待动物以盗窃罪立案的事件。9月2日下午,该案在成都武侯区人民法院开庭。

  2020年4月28日,一段“哈士奇被虐待遗弃电梯”的视频在微博传播甚广,视频中,一只奄奄一息的哈士奇,被一名男子丢进电梯,地面上满是血迹。男子还按下了电梯按键,让电梯把哈士奇带下一楼。封面新闻记者证实该事件发生在成都槐树店一小区。

  据宠物医院介绍,哈士奇头部有一条很长的伤口,“肯定是人为的,头骨都被敲碎了”。事发小区的一位业主向记者提供了监控视频,监控清晰地拍下了哈士奇疑被虐待遗弃的过程,视频全长20秒。

  这段监控显示,4月28日早上8点,电梯口有一只灰色哈士奇趴在地上,楼道有明显的血迹,一名短发,身穿黑色短袖和裤子的青年男子,手脚并用,将哈士奇推进电梯。随后,这名男子还按下了电梯一楼的按键,电梯关门,将受伤的哈士奇带到了一楼。

  “我们立即做了伤口清理和缝合,发现哈士奇的头盖骨都碎了,在脑部还取出了碎骨。”他判断说,哈士奇身上的伤口,肯定是人为造成的,不是生病或者其他原因。

  29日晚上,哈士奇主人的渊先生加入了哈士奇救助微信群,很快,他赶到哈士奇所在的宠物医院。受伤的哈士奇一改萎靡的精神状态,站起来,直往渊先生身上爬,还伸出舌头舔渊先生的脸,一直摇尾巴,很是亲切。

  渊先生翻出了手机,拿出了多段自己和狗合拍的视频,以证明受伤的哈士奇属于自己。

  经过多番辩认,渊先生确认,受伤的哈士奇就是自己的狗,名叫“吉祥”,今年一岁半,花色、大小都一样,“鼻子上还有个伤口,是以前和其它狗打架咬伤的,肯定没错。”

  渊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在成都少陵路做烧烤生意,忙的时候,哈士奇就在店门口转悠,他还出示了一段哈士奇被偷走的监控视频,“我隔壁店面的监控,恰好拍到了狗被偷走的一幕。”

  这段视频拍摄于4月28日上午6时42分,视频中,一只灰色哈士奇正在店门口,一名身穿黑衣黑裤的年轻男子,先是弯腰逗哈士奇,随后拽着哈士奇脖子上的绳子,将狗拽走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两段视频中,也就是狗被偷走的和狗被遗弃电梯的视频,时间相差1小时20分钟,而视频中的两名男子,身影高度相似,包括身材、黑衣黑裤、破洞裤,以及手表,“就是他偷走了我的哈士奇。”渊先生比对视频后说。

  渊先生报案后,警方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对朱某处以行政拘留。在行政处罚结束后,警方以朱某涉嫌盗窃罪立案侦查,并移送检方。封面新闻记者获悉公安机关移送起诉意见书中看到,朱某在少陵路附近牵走“吉祥”后,乘坐出租车返回槐树店家中,对狗实施殴打的行为,后将其扔上电梯至一楼后遗弃。起诉意见书中显示,这只哈士奇价值2600元。

  9月2日下午,武侯区人民法院对朱某涉嫌盗窃一案进行公开审理。在庭审期间,朱某拒不承认其拿走哈士奇的行为构成盗窃罪,朱某方律师将对其进行无罪辩护,认为朱某行为只构成“侵占”。

  朱某律师表示,一只狗要成为合法财产应该要有严格的程序,对狗身份的管理、狗是否牵绳决定了狗是否是主人合法财产的身份。他认为,根据2021年5月1日发布的《动物防疫法》和去年成都市发布的养犬规定,明确了“养狗牵绳”的要求。根据相关条例内容,在饲养狗的同时,必须狗主人牵狗在现场,“不具备这些法定条件,对狗没有有效管理,可以被认定是无主财产。”

  朱某律师辩称,朱某在牵走哈士奇时,认为其是一只“没有主人”的狗。“养狗必须依照法律法规管理,如果没有按规定饲养,就是遗弃物。”

  对此,渊先生表示完全不认可朱某方的说法。他认为,自己是宠物主人的主体明确,“他就是强行把别人的东西,拿到自己手上。”

  渊先生提出,放弃部分民事赔偿,同时要求朱某在媒体公开道歉。“我和我的狗感情非常深厚,他就像我的小孩一样,你让一个小孩父母接受道歉,可能吗?”

  渊先生需要朱某对其本人道歉,“他必须要向全社会承认他所犯的错误,因为这个事件对社会造成了恶劣严重的影响,小区里也都知道有个虐待动物的人。”

  渊先生从该事件发生之后,生活过得很不如意。“吉祥”出院后伴随着各种后遗症,万料堂四字中特诗!首先是他花了大量精力去照顾“吉祥”,自己烧烤店的生意大受影响,并于2020年底关门。他多次往返医院、事发小区等,寻找证据,为此事心力憔悴。但渊先生坚持要与朱某对簿公堂,他希望用自己的遭遇,呼吁相关法律出台。

  2020年4月,山东理工大学大四学生范某被爆虐待学校的流浪猫80余只,并将视频发布到网络售卖。范某已售卖此类视频多日,而他只是这群“爱好”虐待动物组织里的一员而已。4月9日晚上8点过,山东理工大学发表声明确认了范某是该校学生。学校表示,对此事件高度重视,已对该生进行严肃批评教育,并责令其对本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向广大网友致歉。学校将进一步调查研究,依法依规严肃处理。

  5月3日,成都一动物救助组织接到消息,在成都市金牛区府河路苑中通快递点将运送一批活体幼猫幼狗。当日晚,一批动物保护人士在此处救下一批共计约160余只装在快递箱中的动物活体。这批动物活体被当作“宠物盲盒”出售。目前,涉事企业中通快递已公开发声,称运输点违规揽收活体动物。邮政、农业等相关监管部门正介入此事调查中。

  7月,雷某阳在商丘宠物市场以650元人民币购买柯基犬一只,在本人务工的宿舍内喂养。8月17日,雷某阳在喂食柯基犬时被咬伤右手食指,因气恼将犬放到洗衣机内搅洗约1分钟后取出。其间,其朋友李某阳用手机录成视频。目前,体征正常,雷某阳仍在喂养中。

  雷某阳对本人用洗衣机搅洗柯基犬的行为认识到错误,公安机关已对其批评教育。

  多起事件在发生后,对虐待动物的人只能进行批评教育,或者对相关责任部门进行行政处罚。众多法律人士和爱护动物的人一直呼吁出台动物保护法的相关条例。

  “从哈士奇被盗走案来看,该案能以盗窃罪立案实属不易。”四川永靖律师事务所汪扬、叶锐是渊先生的代理律师。叶锐曾通过现有的视频资料、目击证人、被害人陈述等进行取证。他表示,在众多宠物被盗或者虐待事件中,以盗窃罪立案的却少之又少,“大多数人没有完整的证据链,比如宠物登记证、疫苗注射信息、照片、购买信息,包括支付人方式是现金或者熟人介绍,这方面认定是个人的宠物有一定难度。”

  同时,经他处理过的案情来看,宠物属于特殊的动产,是属于随时在行动的主体,丢失后不容易找到。找到后还要做相应的比对。

  叶锐认为,该案以盗窃罪立案的关键在于三点,首先是锁定了朱某非法占有的目的;其次,通过视频可以看出朱某是有故意行为,宠物有挣脱摆脱的行为,朱某是拉拽将其带走;最后,通过认定哈士奇有较高的价值,达到立案标准。

  汪扬则认为,无论最后宣判结果如何,能从警方立案,到检方起诉,再到庭审阶段,已经对虐待动物的人起到警醒的作用。“要让虐待动物的人知道,做这个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,需要承担后果。同时,汪扬也希望尽快出台动物保护法拟定,让悲剧不再发生。

Power by DedeCms